首页 > 行业资讯 > 机械化  > 我国谷物烘干机驶入发展快车道  
我国谷物烘干机驶入发展快车道 
作者:张桃英 张昱
来源:
发布时间:2011-03-21

刚刚过去的“十一五”,在农业机械化事业的发展中,谷物烘干机远远称不上主角,与拖拉机、联合收割机、插秧机等主流机型相比,烘干机受到的关注十分有限。但是,回顾近年来烘干机的增长态势,却发现,这是一份令人惊艳的成绩单:从2008年至2010年,国内烘干机保有量以年均50%左右的增幅快速攀升,每年为国家挽回数以万吨计的粮食。

时至今日,对于浙江、安徽、江苏、江西等地的许多农机大户和农机合作社而言,烘干机已经成为一种“刚性需求”,没它不行。在上述地区,烘干机也正受到购机补贴政策越来越多的“眷顾”。基于此,“2011年,烘干机的产销量有望突破2000台,在2010年的1400多台的基础上再增加50%左右。”业内人士的预测很可能会成为现实。

人工晾晒不经济,烘干机成为“刚需”

房价飙升,让我们认识了一个经济学术语——“刚需”。现在这个词对于烘干机同样适用。

2010年,浙江台州椒江区惠民农机专业服务合作社投资100多万元,建起了一个占地100多平方米的烘干中心。据合作社理事长杨灯聪介绍,烘干中心目前拥有4台烘干机,一批次烘干能力为42吨,24小时内能烘干两批,相当于300亩稻谷,在浙江也算少有的烘干基地了。

不过,老杨的规模很可能在今年被PK下去。浙江余姚田螺山农机合作社的烘干中心在春节前夕开始动工,预计一个月后便可建成。合作社理事长李小江告诉记者,合作社原来就有4台烘干机,今年又增订了6台上海三久10吨位的烘干机,准备组建一个大的烘干中心。之所以祭出这样的大手笔,首先是因为土地资源紧张,“根本找不到那么多土地来晒粮食”。其次是人工太贵,而且花钱还雇不到人。比如早稻,人工晾晒的话,2009年的成本是一斤2毛4,2010年便宜些也得1毛5,用烘干机,成本就只有一半。“现在种粮食,要是离开机械化,我们压根就挣不着钱。”李小江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烘干机兴起的头几年,用户主要以粮食部门和农场为主,为数不多的种粮大户或农机合作社用户购机还存在偶然性:头一年台风、阴雨天气频发,粮食损失大,第二年就买台烘干机预备着;下一年天气晴好,烘干机就搁置起来。但是从2008年开始,局面开始发生变化:一方面,农机系统在烘干机用户群中所占的比重逐步大起来,到2011年初已经超过了50%。另一方面,用户尤其是种粮大户和农机合作社,对于烘干机的需求已经超越气候等偶然性因素的制约,变得十分强烈。

安徽省农机局副局长余世铸告诉记者,发展谷物烘干机主要是出于三方面的需要,一是抵御阴雨灾害天气的需要。尤其是安徽地处江淮之间,属冷暖过渡带气候,粮食收获期遭遇阴雨天气的几率较大,粮食晾晒、储存困难大。二是缓解晒场紧缺矛盾的需要。随着粮食机械化收获进程加快,粮食收获时间趋于集中,农村晒场逐年减少,粮食晾晒成为粮食收获的突出问题。三是提高粮食品质的需要。相对于传统晾晒,机械化烘干能提高粮食品质,减少二次污染,实现粮食“不落地”生产,节约用工成本。以水稻产区枞阳县为例,一台烘干机一天可将20吨水稻的水分从30个点降低到16个点左右,需要费用500余元,而人工翻晒到同样水平,需要400平方米的水泥晒场和8个劳力进行3天以上的翻晒,雇工费用在1200元以上。近年来,第二和第三种需要正变得日益突出,造就了烘干机的刚性需求。

这几年,安徽省烘干机保有量持续猛增,2008年为1053台,2009年1241台,2010年1718台。浙江省农机局的统计数据也显示,目前全省农机领域一共拥有烘干机816台,年理论烘干能力达到60万吨,其中仅2010年便新增烘干机758台。

来自企业的销售业绩也支撑着同样的事实:2009年,上海三久机械有限公司销售烘干机300余台(含出口),金子农机(无锡)有限公司售出150台,江苏久阳农业装备有限公司167台,山本机械(苏州)有限公司约为100台。仅仅一年时间,这几家烘干机制造强企的销量均有了大幅提升:2010年,三久售出约400台,金子、久阳、山本的销量也都接近300台。

对于2011年的市场形势,企业也普遍看好。虽然在制定目标任务时普遍趋于保守,但仍然比去年有了不小的增长,例如上海三久将销售目标锁定500台,山本也希望能在兔年完成450台左右的业绩。业内人士普遍预测,2011年全国烘干机产销量有望突破2000台,这一预测如果实现,那么意味着从2008年至今,烘干机每年都保持了50%以上的增速。

补贴力挺,烘干机借得政策东风

近年来烘干机市场长线飘红,一则是用户日益强劲的需求所致,二则离不开农机部门的扶持和引导。尤其是浙江、安徽、江苏等地的农机管理部门,根据农民需要,因地制宜,积极运用购机补贴、作业补贴等政策杠杆,给烘干机的发展创造了一系列利好条件。

据余世铸副局长介绍,安徽省从2005年开始将粮食烘干机械作为非通用目录纳入购机补贴范围。2010年之前按照国家规定的最高补贴率(30%)进行补贴。2010年开始实行定额补贴,当年用于烘干机的补贴资金达到1122万元,共补贴烘干机341台,其中单台最高补贴33000元,最低补贴5400元。“今年,我省继续将粮食烘干机械纳入购机补贴目录,执行定额补贴,标准与去年相同,补贴规模预计将达到2000万元。”余世铸副局长透露。

作为一个沿海省份,浙江省的粮食生产长期遭受台风和阴雨天气困扰。浙江省农机局购机补贴管理办公室主任王建松回忆说,早在2007年,浙江省农业厅就向省政府提交了关于发展粮食烘干机械化的专题报告。2008年,农业厅联合粮食局共同开展调研,提出了发展粮食烘干机械化的建议和意见。2009年,浙江省正式将烘干机纳入非通用目录纳入购机补贴范围,并且在国家财政补贴30%的基础上省财政再追加30%,使得补贴额度达到60%,极大地推动了烘干机的发展。

个别地区还对烘干机库房建设提供补贴,例如台州,市政府把烘干机库房用地列入农村宅基地,由土管部门划拨,此外每建造一个库房再补贴5万元。余姚市农机大户或农机合作社建立烘干中心也可获得高达30%的补贴。田螺山农机合作社在建的烘干中心,预计建设费用约为60万元,按照30%的补贴额度计算,可获得补贴资金18万元。

今年,浙江有望启动烘干机作业补贴的试点工作,“初步计划选取绍兴和金华两个市的几个县进行试点。至于具体的补贴方式,还在调研探讨之中。我们曾经考虑过以烘干的粮食数量为依据,但是烘干量难以统计,可能出现造假。现在倾向于以耗电量为依据。”王建松主任透露。

不过,补贴也不是钱越多就越好、力度越大就越有效。有个别用户因为享受了高额补贴,对烘干机不够爱惜,导致烘干机的效能无法得到充分发挥,有违购机补贴政策的初衷。介于此,浙江省在2011年可能会适当降低补贴额度,“考虑到补贴对于用户购机产生的巨大影响,我们对待这一问题非常慎重。到底降低多少比例、针对某些产品降还是统一降……都需要反复论证。”

企业也反映,农机管理部门在扶持烘干机发展上,不但力度越来越大,而且工作越做越细。江苏三喜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希就注意到一个细节:烘干机的销售旺季一般在下半年,而上半年大热的拖拉机、插秧机、收割机等机型会抢先占用大部分补贴资金,因此,往年少数用户曾遇到过虽有补贴名额但购机后拿不到补贴款的情况。从2010年开始,有的省份对烘干机进行专项补贴,提前预留资金,确保补贴到人、资金到人。

企业竞争惨烈,农民盲目购机存隐忧

“十一五”初期,国内谷物烘干机制造企业的数量还相当有限,粗粗算来,尚不足10家。短短三四年间,就增至四五十家,几乎一年翻一番。数十家企业争抢不足2000台的市场容量,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波涛汹涌之际,难免泥沙俱下、良莠不齐,而农民用户由于缺乏专业知识,在选购烘干机时盲目追求低价位,也给自身使用及烘干机的行业发展埋下隐患。

“现在,烘干机企业之间的竞争完全可以用‘惨烈’来形容。”据山本机械(苏州)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军介绍,大多数的农民用户在选购烘干机时会把价格列为最重要的参考指标,“部分企业在申报补贴时上报的销售价格与实际销售价格存在较大差异,以吸引用户;也有企业仿造名牌产品,再以低廉的价格出售。山本的产品,关键零配件都从日本原装进口,价格肯定要比部分土生土长的品牌高一些。考虑到上述因素,本着对用户负责的态度,2011年我们不会片面追求产品的销量,而是确保每做一个客户,就服务好一个客户。”

上海三久机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丽玉女士也发现,今年开春,许多烘干机用户都显现出格外关注价格的倾向,“一些老客户、大型客户,还是把品牌和质量放在首位的。对于那些首次购买烘干机的用户,低价位的烘干机显然更具吸引力。”当然,三久不会因此降低产品的品质,而是另辟蹊径,不断推进技术创新,在节能减排功效方面抢占制高点,“三久已经成功开发出全世界第一套由计算机自动控制的粗糠炉干燥系统,粗糠燃烧后排出的气体十分干净、毫无污染。这项技术已经通过日本环保检测,相关产品也远销日本、欧洲、美洲、东南亚等多个国家。”

不少用户也反映,有些烘干机使用故障频发、技术培训和售后服务不到位,严重耽误生产。

此外,烘干机在推广应用过程中,还面临一些现实问题。以安徽省为例,就存在着几方面的矛盾:一是烘干机批量生产与户营规模小、品种不统一之间存在矛盾,烘干能力得不到实现,投入产出比低。二是农民选择机械化烘干支付的成本,由于粮食出售时在价格上得不到回报,影响农民使用烘干机械的积极性。三是投入大,用地难。购买使用烘干机,购买机械的成本占总投入30%,加上建厂房、仓储的投入,总投入较大,而且在农村用地问题难解决,农民自建的积极性不高。四是烘干机机械单一,特别是没有移动式产品,难以满足服务于家庭经营和扩大服务面。五是烘干机购买者很多是粮食收购加工企业,与农机购置补贴补给农民的初衷有一定冲突,给购机补贴工作带来一定的困惑。

针对上述问题,安徽省农机局副局长余世铸表示,今后一个时期,省农机局将明确形势,多措并举,进一步加快推进农机社会化服务组织的发展,把粮食烘干机械化作为社会化服务内容,提高服务规模和效益,使粮食烘干服务组织和种粮农民双受益;加大烘干机械质量监管,规范市场有序竞争;加大推广宣传力度,由水稻产区向小麦、玉米产区拓展,扩大应用覆盖面。与此同时,加强调研,向生产企业建议研发更多适合全省粮食生产需要的烘干机械。

来源:(中国农机化导报 2011-02-28)

(浏览次数: )
 
上篇文章:徐州市水稻生产机械化水平今年力争达到48%
下篇文章:水稻机械化育秧播种流水线落户安徽肥西
打印 | 关闭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3- China 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 中国水稻研究所 版权所有
地址:杭州市下城区体育场路359号(邮政编码:310006) 电话:+86 571 63370235
杭州市富阳区水稻所路28号(邮政编码:311401)111111111111111111
浙ICP备05004719号 浙公网安备33010302000429号